文章详情

当前位置 :主页 > 基金 >
量化基金图谋咸鱼翻身 华润元大一只产品拖后腿
* 来源 :http://www.metalloexport.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7-08-26 09:56 * 浏览 :

  在内地公募基金行业不长的发展史上,实际上多数“创新”品种都是不折不扣的舶来品,其中量化基金就是典型的例子。

  相关的资料显示,量化基金在国外已经有30多年的发展历史,国内的第一只量化基金则诞生于2004年。随着时间的推移,量化基金的业绩近年来愈发出色,2015年,量化基金阵营几近取得全线年,尽管A股市场出现调整,但仍有半数量化基金取得正收益。但是,2017年上半年,A股市场的极端分化行情似乎让量化基金选股模型失灵,相比前两年,这一阵营业绩失色不少。

  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大金泰石识基研究院核心分析师王骅表示,量化基金业绩不佳确实有今年市场的原因,今年以来A股分化行情严重,市场行情主要体现在以上证50为代表的价值蓝筹上,中小创则体现为杀估值的行情,而今年以来中小盘的系统性风险集中表现在指数下跌和估值下行上,持仓较为分散的量化基金并不能抵御这类系统性风险,中小因子过度造成了基金运行偏离。

  2017年以来,前两年风光无限的量化基金了滑铁卢,截至7月底,数据统计量化基金的平均收益是1.53%,小于混合型基金整体接近6%的数据。仔细审视量化基金这一阵营,记者发现,业绩差的量化基金具有共同的问题:他们往往是过于倚重往年的数据,同时忽略了短期的市场变化。

  来自Wind数据的统计显示,截至7月31日,在量化基金的阵营中,4只量化基金年内的净值增长率突破了20%,其中3只来自于华泰柏瑞基金旗下,表现最好的景顺长城量化新动力的净值增长率达到了24.51%;同时,多只今年以来表现较差的量化基金净值增长率下跌也超过了10%,其中长信量化先锋C不幸成为其中的垫底者,净值下跌达到了13.89%。

  信达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嘉禾公开表示,量化投资策略可以分成高频交易、事件驱动、多因子选择、趋势、基本面优化等等。A股市场最适合市场口味的多为多因子选择型量化基金,辅助以趋势型量化手段。过去多年,市值因子成为多因子模型中最有效率的因子。从数据的角度来说,小市值就是影响股价的最有效的因素,而小市值股票的长期趋势也是最好的。

  但2017年上半年,过去多年中表现优异的小市值股票展现出了的估值下行;反而,估值更低、基本面更稳健的蓝筹股却价格大涨。这对于机械的多因子模型、趋势模型来说,小市值股票基于历史表现推测出的未来上涨概率远大于蓝筹股的规律被打破,也就导致了主要采取这些策略的量化基金遭到了大幅挫折。

  这里以长信基金为例分析,公司旗下2016年表现优异的量化产品今年以来都了巨大回撤。具体说来,长信量化先锋、长信量化中小盘今年以来最大回撤分别达到了18.23%和16.52%。随着业绩的大幅回调,基金规模也有明显缩水,长信量化先锋总规模相比去年底减少了40亿,长信量化中小盘影响较小,规模缩减5.1亿。

  与此同时,量化新基的募集也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影响,今年发行的多只量化新基出现了程度不同的延长募集,最新的一例发生在8月23日,总部位于的泰达宏利基金发布公告,公司旗下8月3日开始募集的泰达宏利业绩驱动量化股票型基金原定的募集截止日是8月25日,现延长至9月1日。这还只是一个缩影,种种迹象显示,量化基金今年并非新基金发行市场的宠儿。

  不过,虽然上半年整体业绩欠佳,但进入2017年下半场,量化基金阵营似有知耻而后勇的势头。

  稍早前的统计显示,今年下半年以来,从7月1日到8月17日,大约有73只量化基金取得了正收益,占比约为82%,平均的回报率约为2.2%,而今年上半年量化基金平均的回报率仅约0.8%。

  对此,王骅向记者表示,量化模型的特点是业绩波动较小,今年以来整体出现巨大回撤,还可能与监管层政策变化而导致投资者行为变化密切相关。但是从下半年来看,在适应了新的监管之后,不少量化基金业绩有所抬头。其实对于量化基金来说,控制回撤是很重要的主题,管理人应当意识到市场风险,调整量化模型边界,回撤的苗头,而不应该较大程度依赖模型的历史表现。

  不过,尽管量化基金阵营似有回暖的势头,但以医疗保健量化为首的量化小团队还是拖了后腿,7月1日到8月17日同一时间段中,华润元大医疗保健量化表现最差,该基金的回报率为-7.3%,在量化基金中排名垫底。同时,来自于Wind资讯的统计表明,截至8月23日收盘,华润元大医疗保健量化今年以来的净值增长率仅为-10.71%,在504只同类基金中排在了第487位;记者注意到,该基金今年迄今净值下跌幅度已经超过了2016年全年的净值下跌幅度(-10.68%)。

  资料显示,华润元大医疗保健量化基金成立于2014年的8月18日,2015年时则迎来了该基金的“巅峰时刻”,该基金全年净值的增长率约为53.14%,排在了442只基金中的第169位,但在随后的时间,该基金的净值直线滑落,直奔谷底而去。

  那么,该基金缘何到如此田地?仔细审视该基金,记者注意到,该基金最新的规模仅为0.49亿,已经徘徊在清盘的边缘。但查阅历史资料,当初该基金发行时销售了35天,成立时的规模约为4.07亿份,如是计算,该基金的规模相比成立时缩水了约88%。与此同时,稍早前基金的二季报也显示,报告期内,该基金存在着连续20个工作日基金资产净值低于5000万元的情形,出现该情况的时间范围为2017年4月24日至6月30日,这也证明了该基金“命悬一线”。

  除去规模迷你外,从公募基金的半年报来判断,基金经理所构建的量化医药模型似乎也出现了闪失:该基金的业绩比较基准主要是,中证医药指数在第二季度上涨了3.39%,但是中小医疗指数则下跌了9.14%,大小风格医药指数的收益率差距高达了12.53%。该基金在二季度主要投资医药行业的白马股,适当配置部分成长小票。

  但从三季度以来该基金的净值走势欠佳判断,或许当创业板开始有所表现之时,该基金可能并未及时将投资重心转到医药股中的成长小票中来。

  或许华润元大医疗保健量化的例子不能以偏概全,但面对业绩似有抬头之势的量化基金,基民们心头或许会产生选择的彷徨。对此,坊间较为一致的观点是,当“漂亮50”行情开始回落,市场热点开始分散之时,量化策略的赚钱能力才会开始。

  综合《红周刊》记者的采访,量化圈内人士反思:成熟的量化选股模型,不仅是因子要涵盖影响价格变化的多方面,也应基于稳定的超额收益因子,而非特定市场周期才有效的风险类因子,这不仅需要协作高效的量化研究团队,对基金经理在发掘因子、分析因子方面也有较高的要求,即基金经理要有丰富的投资经验和对市场的深入理解,才能有效把控模型风险。

  对此,建信量化事件驱动拟任基金经理薛玲表示,不同的量化基金,其主要区别就在于因子的设置,因为对市场、事件的理解不同和所擅长的领域不同,不同量化基金经理在具体因子及权重的设置上会有所区别。对于量化基金而言,找出稳定的因子和动态调整因子的权重很关键,在合适的时间把合适的权重放在合适的因子上,形成模型的最优配置,是量化基金的核心所在。

  那么,青睐量化基金的投资者甄选公募量化产品时应该注意哪些问题呢?业内专家提醒,首先要关注是否采用系统性的量化投资方式,因为量化产品是有严格的投资体系和流程控制;其次,相对各自比较基准的超额收益要稳定,投资者需要注意量化基金的超额收益回撤不应太大;再次,股票Alpha量化投资需要“主观加量化”的投资方法,好的量化投资团队应当结合市场、资金面、监管氛围等多种因素,具有随着市场变化而对量化模型和投资策略进行调整的机制和能力。